去年8月

2016-12-29 09:42

  恼怒的老医生第一次上法院打官司。但厂家不在成都,提起管辖权异议

  他会对着它回想曾经的过往,诉说本人的情话。

  在成都郊县某法院门口,张文良来往返回迟疑了很屡次,都没能下定信心踏进大门。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启齿,不晓得该如何去讲述自己碰到的问题,只管已经在心里想好了各种终场白。

  他说,现在就是她。

  “妹儿,这一年你过得好不好……我很好,你不必担忧我……”回忆起当时自己对亡妻说的那番话,他依然老泪纵横。

  “我不想让她飘在外边,我要她和我一起住在家里,我要每天都看到她。照片和骨灰是她的灵魂,而那个假娃娃就是她的精神。”

  (原题目:一场官司的幕后主题:恋情与孤单)

  由于不生养儿女,40年他始终与妻子过着二人间界。去年8月,妻子因胰腺癌离世。一个月后,他以1.6万的不菲价钱网购了一个实体硅胶娃娃,并找出妻子生前最爱好的一件红色外套给它穿上,“当初它就是她”。然而,不到半年,实体娃娃呈现各种问题,关节扭曲、手指变形、体内的线圈裸露……他决议向法院提起诉讼。

  一份怀念

墙壁的隔板上摆放着妻子的遗像,桌上还摆放着他和妻子的合影

张先生拉着实体娃娃的手跟它聊天,寄托对妻子的哀思

  去年9月张文良花16000元网购了一个实体硅胶娃娃。半年后,胶娃涌现品质问题,关节扭曲、部分起包、手指变形、体内的线圈暴露

  一场官司